哈哈哈哈哈哈

低级趣味!混乱邪恶!
你顶得下风雨吗!
哈哈哈哈哈哈!
凡事小心,切记,切记。

[夸楚] 半天假期

02/14 近水楼台先得月 一起睡吧 时间限制


"老夸!老夸!夸幻之父—"

夸幻之父正要就寝,外头却传来了爱人有精神的呼喊,好多时日不曾见面了,夸幻之父还真的想他,想他在耳边叨叨念的那些日子,于是带着愉快的心情和冷漠的表情上前去开门了。

"终于结束了吗。"

"还没,只是暂时跟上面请了假,明天早上回去之后才要做个了结。"

"哦?那怎么不一起处理完再回来?来,卬发现了不错的茶叶泡了茶,你喝口吧。"

楚天行接过茶杯,喝得有些急,毕竟上山下山花掉了不少时间,剩下能相处的时间就不多了。当初让夸幻住的这么高是为了让他养伤,那时夸幻之父对自己的伤势有多严重心里还是有点逼数的,也才同意住在这种偏僻的地方,但就是上下山相当耗费心力。

"一个人住这里很无聊吧?"

"确实比不过卬的密窟,但也习惯了。"

"一起睡吧…难得…"

既然楚天行主动邀约,夸幻之父自然不会拒绝,一把将人抄起放到床上去。

"老夸,跟你说个秘密。"

楚天行小小声凑在夸幻耳边说。

"什么秘密?"

"其实楚某是故意选都没有人的高山的,这座只有楚某知道的高山。"

半响,夸幻之父好似才听懂,语气带着笑意回他。

"那还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。"

"此言差矣。"

"嗯?"

"夸幻之父吗…应该是不管在哪里都只有楚某会想要了。"

"哼,为了挖苦卬,你也牺牲不小,甘愿说自己眼光差了。"

虽然夸幻之父一派轻松地反着调侃回来,但楚天行还是看见他眼神里想听好话的想望。

"耶—老夸,我可没这么说呀。楚某是想说,没人的眼光跟楚某一样好。"

"楚天行,到头来你还是想要称赞自己,哈,无妨,今晚就让卬好好陪你。"

夸幻之父一边说着一边抽掉楚天行的衣带,一下子就把遮蔽物都扯开了。

"你小力点,楚某明天还要长途跋涉下山的。"

"哈,允你,那就合算在下一次了。"


评论
热度(18)
2018-02-14